今年7月麻辣诱惑公司转账给他公司5万元

  • 时间:

【器官捐献世界第二】

另據瞭解,目前麻辣誘惑在上海的門店也已經全部關閉。根據天眼查資料顯示,上海分公司“上海麻辣誘惑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狀態已顯示為“註銷”。麻辣誘惑老闆韓東也陷入多起勞動爭議的糾紛中。供貨商拿到的還款計劃中顯示,北京市西單麻辣誘惑餐飲有限公司、北京麻辣誘惑食品有限公司以及天津熱辣食品有限公司三家公司均涉及拖欠貨款問題。

上海分公司相關狀態已顯示為“註銷”

從今年5月至今,負責麻辣誘惑蔬菜供應的徐先生只收到了10萬元已結算的貨款和一張6萬元卻無法兌現的“空頭支票”。手握一張至多張支票的供應商不只有徐先生一人。背負著近90萬的欠款債務,他只能找到了麻辣誘惑總部“堵上門追債”。

麻辣誘惑是一個在北京市場深耕多年的老品牌。根據公開資料顯示,麻辣誘惑創始人韓東於2002年在北京創建了第一家麻辣誘惑,十七年來已在北京、上海、天津、石家莊、西安、蘭州、銀川、南京、西寧、武漢等全國多個城市開設30多家直營店,以及配送中心和食品店。目前,員工人數超過3000名,營業總面積近3萬平方米。根據此前的媒體報道,麻辣誘惑曾成功完成3輪融資,金額超過3億元。目前,麻辣誘惑集團旗下,共有三個品牌,分別為麻辣誘惑、麻小、熱辣生活。記者在大眾點評北京區域內搜索“麻辣誘惑”,發現貼有“品牌連鎖”標簽的門店,顯示為8家。

凌晨送貨發現已關店截至今年11月,北京易美商貿有限公司已經與麻辣誘惑合作了整整一年的時間,他們負責為其供應蔬菜。北京易美商貿有限公司負責人李明新告訴新京報記者,被拖欠貨款的情況其實早在去年底雙方剛開始合作時就已經出現了。“第一個月的貨款就拖著不給我們,後來追討回來了。但之後幾個月中,每個月的貨款都要催促數次,一點點地給,積壓的錢款越來越多。”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情況從今年7月開始急劇惡化,從那時開始他就再也沒有收到過一筆貨款。這中間他曾經多次聯絡麻辣誘惑採購總監劉西朋以及負責對接他公司的採購員,對方都以正在融資,會陸續結款等說辭回覆他。

武先生(化名)所在公司從今年5月開始與麻辣誘惑合作,負責酒水供應。雙方合同規定2月賬期,今年7月麻辣誘惑公司轉賬給他公司5萬元,拖欠了2萬貨款,9月補齊2萬錢款後,其餘貨款再無下文。直至11月,麻辣誘惑公司已欠他公司20餘萬元。“我們是小本生意,一共投資就幾十萬,現在這麼多錢都要不回來,感覺很無助。”據武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從供貨商同行處瞭解到,有水果供應商被拖欠300餘萬元貨款,蔬菜和調料供應商分別被拖欠200餘萬元和100餘萬元,而被欠最多的是凍品供應商,達到了近600萬元。

手握“空頭支票”無處兌現,一紙還款計劃支到明年

在採訪過程中,新京報記者也多次嘗試聯繫麻辣誘惑公司採購總監劉西朋,截至發稿時止,對方始終未接聽電話。

11月29日下午,陸續有多名供貨商聚集在麻辣誘惑北京總部,要求見到其公司負責人追討所欠貨款。新京報記者也來到位於小莊附近的中國第一商城麻辣誘惑總部,該公司所在地租用的是一處住宅小區,在其29層租用的兩間辦公室內,分別有採購和行政人員在此辦公,而其中一間辦公區內的多個工位已空置。

在麻辣誘惑公司負責人多日未現身的情況下,11月29日,徐先生與多位供應商一樣,領到了一紙“還款計劃”。根據該計劃書面約定:對賬務明確且仍在合作的供貨商,將做到“周供貨周結款”且“不再增加欠款額度”。對賬務明確且退回全部所持2019年11月1日之後到期的延期支票的供應商,剩餘欠款部分將從2020年3月起用一年時間償還,每月還欠款金額的6%至10%不等。

近日,老牌川菜品牌麻辣誘惑被傳陷入資金鏈斷裂危機,而在本周,已連續有供應商到公司總部討貨款。

然而,新京報記者註意到,麻辣誘惑這個走過17年曆程的川味品牌近期卻正在醞釀著向西南地區擴張。有新聞報道顯示,今年11月5日麻辣誘惑正式進駐同德昆明廣場,這不僅是雲南的首家店,更是西南首家店。但麻辣誘惑這一品牌究竟是否能夠突圍求變,回歸正軌,恐怕已在很多人心中打上了問號。

新京報記者想就欠款糾紛事宜向麻辣誘惑公司負責人求證,但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公司負責人不在。麻辣誘惑的一名行政工作人員證實了拖欠供貨商款項一事,但表示“並沒有網上傳得那麼誇張,而且已經與部分供貨商達成了初步協議。”而就麻辣誘惑在北京市場有店面關閉一事,該工作人員表示公司資金緊張出現一定問題,但絕沒有撤出北京市場的計劃。

李明新稱,在此之間,他仍然正常向麻辣誘惑朝陽大悅城店、西直門店、漢光百貨店、新中關等門店送貨,一般都是凌晨配送。直至本周二(11月26日)凌晨3點左右,當他公司的貨車像往常一樣給門店送貨時,才發現麻辣誘惑的西直門店和新中關店兩家都關店了。“當時我們的工人看到有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在他們店里。”擔心麻辣誘惑單方面“跑路”的李明新,只能選擇到麻辣誘惑公司總部討要說法,本周三(11月27日)他得到的回覆是:並非關店,而是店內正在裝修,對於他提出的欠款問題,麻辣誘惑公司人員始終未給出明確說法。據他告訴記者,從7月至今,已被拖欠貨款將近100萬元。

不過在採訪中,徐先生告訴記者,此前就曾有供貨商領到過類似書面的“還款計劃”但所欠款項仍舊未落實。

日前,部分被欠款供貨商與被拖欠工資的麻辣誘惑內部員工來到漢光百貨店,打出橫幅試圖討薪討債。採訪中,武先生坦言,對於這種做法他持保留意見。“把現在還在正常營業的店面生意搞砸了,對我們也沒有好處,沒有利潤,我們的錢更是追討無望了。”然而據他告訴記者,就在11月麻辣誘惑多名採購人員已辦理離職,負責對接他公司的採購員也在離職隊伍中。今後還能再找誰要錢?他表示非常茫然。

(部分受訪者化名。)新京報記者 徐晶晶編輯 彭雅莉 校對 付春愔

有供應商稱麻辣誘惑多名採購人員離職

滴滴美团严重失信1头牛168万人民币心脏骤停正确抢救波司登销售遇冷若风道歉omg六人离队1头牛168万人民币拯救互联网计划发现迄今最大黑洞国台办新任发言人无偿献血纳入征信曹阳退役统一换发记者证发现恐龙新物种高以翔录节目昏厥北京地铁临时封闭华北雪花到货张晓晨当爸美国白宫短暂关闭詹姆斯33000分王健林长春投资王健林长春投资omg六人离队滴滴美团严重失信18岁哥哥杀害弟弟张晓晨当爸大白菜价格现低谷范冰冰美杜莎发型冰雪奇缘2票房张晓晨当爸